那么问题来了:美国是否还会一如既往地继续提供全球性公共产品?美国还能否维持一系列稳定的国际价值观,比如公海航行自由、互联网开放性、环境卫生、全球污染、全球变暖问题等等?我认为美国会继续那样做。如果在这方面出现问题,那可能更多是来自美国内部态度而非外部国家挑战。要想继续发挥作用,美国将不得不与别国合作。【详细】
如果换第三者咀嚼杜特尔特最后的表态,似乎也可以解释为:日本就不要为菲律宾怎么处理南海问题操心了。其实,分析杜特尔特行为方式,可以确认他是坚定的现实主义者,他在访问中国之前公开对媒体说,“对话解决分歧是东方人的哲学思维”。菲律宾今后要走现实主义路线,这让包括日本在内的某些国家感到非常不安。【详细】